在热到发烫的8月武汉街头,95后姑娘王静每天都要跑上10多个小时,拜访100家店。王静是一名小店数字规划师,负责帮街头小店完成小程序搭建、发电子优惠券、连接外卖平台、开通线上贷款等数字化服务。

王静从事的这份新职业,正在二三四线城市蔚然成风。据公开报道,这一踩着风口的职业,人才缺口超过百万。支付宝数据也显示,基于其平台诞生的小店数字规划师、数字服务商,约八成集中在二三四线城市。

随着数字技术“下沉”,服务业数字化加速,小城青年正迎来数字创业和数字就业的新风口。

疫情催生数字化服务大爆发

疫情后期,越来越多小店主、小商家意识到数字化的重要性和必要性,加速向线上转移,这为小店数字规划师、数字服务商们迎来了黄金爆发期。

截至8月,支付宝上专为商家提供数字工具的“支付宝服务市场”,活跃用户对比去年同期翻了10倍。疫后仅4个月,就吸引了近千家服务商入驻,发布的数字工具数量超去年的总和。

总部位于安徽合肥的企迈云商专为餐饮业提供扫码点餐、排队叫号、取餐等数字化服务,在过去几个月,合作商家猛增了数万家。

CEO王友运告诉记者,今年打算至少再扩招25%。他还表示想从阿里挖几个程序员,因为各种商家数字化服务基本都跑在支付宝上。记者提醒他阿里程序员收入很高,王友运却不假思索地说,“我们也给得起”。

《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(2020)》显示,2019年, 包括小店规划师、数字服务商在内的新就业形态从业人数约7800万人。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还测算,2020年这类岗位数量将达到1亿个。

小城青年在新风口上“逆袭”

不看重学历,平均薪资普遍高于当地普通白领和公务员,这一家门口的就业新风口成就了众多小城青年的“逆袭”。

23岁的陈辉从广州回到家乡湖北黄石,从美发培训师转型为小店规划师。他帮助当地连锁火锅仅在端午节一天流水提升了40%,赢得了商户的信赖。创业4个月,陈辉拿到了两次天使轮投资,比“大城市创业者还顺利”,这是高中辍学的他未曾想到过的成功,“未来,我还想成为我们小镇的‘BAT’”。

数字规划师中,像陈辉这样的创业者并非孤例,支付宝数据显示,服务创业者和就业者集中在大专学历。当然也有例外,天津数字服务商李睿鉴就毕业于哈佛,不过他反复强调“招人不看重学历,更看重是否能吃苦”。

据统计,数字服务就业的平均年薪达20万,比许多高学历同龄人收入还高。一般来说,小店规划师的收入来自商家流水返佣和运营服务,在这股疫情催生的数字化浪潮里,对转型有需求的小商家多达数千万,从业者的平均薪酬还远远没有见顶。

江西景德镇的邵勇昌专为当地餐饮业做数字化升级,96年的他已实现年入百万,是公司里年纪最小但收入最高的人。陈辉透露,团队员工平均薪资5000元,最高1.2万,比黄石当地平均薪酬高出20%。

今年7月毕业季,邵勇昌参加了班上的同学聚会。相比于那些在大城市上班的学霸,邵永昌觉得自己“不比他们差”。

这还只是开始

这个风口不仅对着餐饮业吹。随着服务业数字化潮流继续向二三四线城市渗透,渗透的行业也越来越宽、越来越多元,数字服务创业和就业的空间和需求还远没见顶。

餐饮之外,其他服务行业也显示出对数字化的强劲需求。

总部在厦门的云筑智联,专为小区物业提供出入核身、登记,线上配送等数字化升级方案。今年仅二月份,全国就有7000多个小区接入系统,平均一天接入两百多家。CEO林海潮表示,小区物业是互联网时代的最后一块死角,“现在我们花不到三个月时间拿下了。”在他看来,新战场才刚开始,因为物业公司不仅管理小区,还管写字楼、学校、商场。林海潮计划今年公司员工规模扩大40%。

“疫情之后,以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,不但加速了中国服务业的全面数字化,也创造了大量的灵活就业,成为中国稳就业、灵活就业的新引擎。”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吕鹏如是说。
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