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丨汗青

出品丨鳌头财经(theSankei)

连续六年的亏损,2019年猫眼刚刚步入盈利期的猫眼却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回了“原型”。虽然近期《囧妈》等不少影片选择了线上发行,释放出了后疫情时代互联网企业对于传统影视格局重构的信号,急于突围的猫眼再度强调“去电影化”,能否应对未来电影在制作、宣发、上映等多重变局?

用“殃及池鱼”来形容当前中国影视行业最好的概括。失去了春节档和暑期档两个重要档期的中国电影市场,2020年注定波澜起伏的一年,而对于猫眼娱乐(1896.HK)等互联网票务平台而言也不能独善其身。

近日,猫眼娱乐发布2020年半年报,财报显示,报告期内猫眼娱乐营收2.03亿元,同比下降89.8%;净亏损4.3亿元,去年同期则为盈利2.57亿元,而在疫情期间,猫眼娱乐一般及行政开支同比增长10.5%至2.04亿元。

连续六年的亏损,2019年刚刚步入盈利期的猫眼却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回了“原型”。虽然近期《囧妈》等不少影片选择了线上发行,释放出了后疫情时代互联网企业对于传统影视格局重构的信号,急于突围的猫眼再度强调“去电影化”,能否应对未来电影在制作、宣发、上映等多重变局?

疫情之下失控的成本?

7月20日电影院复工复产,让中国电影行业看到了生存下去的希望。特别是电影《八佰》开画15天票房超20亿的成绩,无疑为中国电影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,但这剂强心针疗效能持续多久谁也不敢下断论。

猫眼数据显示,截至9月4日发稿时,《八佰》上映15天总票房为22.05亿元。有观点认为,《八佰》的票房成绩标志着电影行业走入正轨,民众观影需求的释放有望带来影视行业复苏,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。

9月1日,鳌头财经走访了北京西单大悦城首都电影院发现,影院复工状态仍未恢复到疫情期前状态。鳌头财经现场了解到,为了配合防疫需求,影院只开放一半座位,观影途中也禁止饮食饮水。

“现在的开业状态难以覆盖成本”现场工作人员向鳌头财经表示,“影院内不让饮食打消了很多观众购买的念头,一天也卖不出去几份,定期定时的消毒也增加了影院的运营成本。”

鳌头财经还观察到,民众观影需求并未向想象中强烈,当日晚间一场《八佰》的放映厅内仅有五名观众,猫眼专业版则数据显示,《八佰》全国上座率仅有21.8%。

“《八佰》票房成绩比较理想一方面是观影需求的集中爆发,而且同期并没有太多新片上映。”长期观察影视行业人士则向鳌头财经表示,另一方面则在于复工后票价也有所上涨。”

鳌头财经注意到,在猫眼等互联网票务平台上,以往2D影片售价在35到50元不等,而《八佰》单张电影票价格为74元,相比以往有小幅上涨。

影视行业仍未恢复到疫情前水平,“业绩承压”将成为影视行业上下游企业今年的关键词,猫眼也不例外,今年上半年猫眼营收同比下跌近9成。

最受影响的则是票务收入与娱乐内容服务收入。

财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其票务收益为1.03亿元,去年同期则为10.83亿元;娱乐内容服务收益由去年同期的6.67亿元下降至1560万元,同比减少97.66%。

猫眼方面表示,票务收益的骤降源于影院关闭以及观影人次的减少,娱乐内容服务收益的下降则因为猫眼参与出品、宣传发行的春节档影片全部撤档,其他项目亦无法按期上映。

营收下降的同时猫眼未能有效控制成本。

今年上半年猫眼销售及营销开支为1.7亿元,相比于上年同期的6.1亿元减少72%,此部分成本的下降源于业务的停摆,但猫眼的“硬成本”在今年上半年不降反升,其一般及行政开支同比增长10.5%至2.04亿元,物业、厂房及设备折旧则由去年同期的320万元上升至410万元。

春节档与暑期档的消失,使得猫眼全年业绩只能寄希望于国庆档和贺岁档两个档期,据了解,猫眼参与出品或发行的影片仍有储备,其中不乏《紧急救援》、《反贪风暴5》等期待度较高影片,但上映日期仍未确定。

猫眼下半年业绩承压是难逃的事实,猫眼方面则向鳌头财经表示,“疫情后弥补损失一方面通过做好全文娱产业链赋能行业,另一方面业务部门也有一些新规划,但目前不便透露。”

差异化新挑战

实际上,猫眼一直想摆脱单纯线上票务平台的形象,开拓更多的营收渠道。一方面,中国电影票务线上渗透率趋于稳定以及饱和。

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电影票房整体规模在640亿左右,其中线上购票渗透率已达80%。

另一方面则源于在线票务行业仍存在竞争。在线票务领域,猫眼娱乐主要面临"淘票票"、"大麦网"两大竞争对手。

但极光大数据显示,电影演出在线票务App中,用户偏好第一名为阿里"淘票票",紧随其后的是大麦,第三名才是猫眼。

随着票务平台补贴战的结束,市场份额趋于稳定,急于上位的猫眼开始拓展业务,实现差异化竞争。而转向上游的宣发与制作环节,是猫眼与淘票票的共同做法,互联网宣发也被证实为票务平台转型的可行路径,只不过相比猫眼,淘票票完成的更好一些。

鳌头财经整理财报发现,截至2020年3月31日,阿里影业互联网宣发收入为22.04亿元,占据总营收超76%,此部分业务主要由淘票票主导:相比之下,2019年猫眼娱乐内容服务收入为13.96亿元,距离阿里影业仍有一定差距。

其实,去年7月猫眼发布“全文娱”战略,未来猫眼将发展成包括票务、产品、数据、营销和资金五大领域在内的综合文娱服务平台,然而一场疫情却将猫眼“打回原形”,其“票贩子”的帽子仍未摘掉。

半年报显示,截至今年6月,其票务服务收益为1.04亿元,占总收入的51.1%,广告服务及其他收益为8370万元,占总收入的41.2%,娱乐内容服务收入仅为1560万元,占比7.7%。

即便在未受到疫情影响的2019年,其票务收入占比仍占比53%,娱乐内容收入占比32%,票务收入长期以来占据营收半壁江山。

除了瞄向上游的宣发业务,猫眼也将手伸到了下游的放映端。

鳌头财经了解到,今年上半年猫眼推出“猫眼放映厅”,联合视频平台、版权方等,开创电影拼团点播分账模式,但针对单片付费的方式,观众是否买账是一大问题。

另一方面,尽管有腾讯视频、欢喜首映等平台的资源支持,但切入视频领域仍面临着与优酷、爱奇艺等的版权竞争,尤其是在还未与淘票票分出胜负的情况下。

依赖其他平台的版权能获取多大收益仍是未知数,相对于淘票票背后阿里影业、优酷等各文娱版块的协同,“单打独斗”的猫眼仍需寻找更多的增长途径,尤其是上市后还面临来自资本市场的压力。

旧竞争格局胶着,猫眼娱乐又陷入新的竞争格局中,后疫情时代,猫眼又将如何将差异化进行到底?鳌头财经将持续关注。

推荐内容